據說,前一年沒有凍死的白紋蝶,隔一年就會變成小黃蝶,繼續飛舞著。

5f94904d8ba349edf8054e71afc6ba8b.jpg 

想搬回娘家的女兒女婿一家四口、退休的小鎮醫生、沒有上過一天班的母親、不得志的么兒、結第二次婚的媳婦,還帶著一個拖油瓶。這樣的一家人,在因下海救人而溺斃的長男的祭日當天,難得的齊聚一堂了。

08091901.jpg 

跨世代的父子、母女、母子、父女、夫妻、姑嫂、妻舅...... 關係簡單又複雜,緊密又疏離,尖銳又柔軟。跟你跟我的家庭都一樣。

080620_aruitemo_sub4.jpg 

老人漸漸無力,只能緬懷舊日的風光威嚴,期待有子接續衣缽,偏愛的長子卻提早離世,在父親心目中一直是沒有出息的么子也無法體諒父親的心情。對照妻子的忙碌活力,老人只能躲進代表昔日美好時光的診療室,無所事事,卻是僅存的自尊。

20090414173633.jpg 

三個家族,關係交錯著,在老房子裡,有良多跟姊姊的童年,有死去大哥隨處不在的影魅,有父母親不為人知的荒唐故事,有第三代的歡笑,還加上新成員的陌生與試圖融入的努力。

20080704_cinema.jpg 

唯有食物,可以維繫這家子人。從母親親手做的炒大根(蘿蔔)、毛豆茗荷拌飯、滷豬肉、炸玉米天婦羅、麻糬,烤魚早餐到外叫的壽司、鰻魚飯,還有討孫兒開心的甜點,女婿喝了猛拍馬屁的麥茶,媳婦送給婆婆的泡芙,客人帶來的羊羹,夏天用冷水涼鎮的西瓜。沒有話說的時候就吃吧,用食物來表達,用食物來創造和樂的氛圍,用食物告訴對方我還是在乎。

080310_aruitemo_sub2.jpg 

看著自己的不成材的么兒娶了二手貨,母親還是無法不感到不甘;就像每年都要邀請那個害自己長子死去的男孩到家裡祭拜,不每年凌遲他一次不行,否則怎能消我心頭的痛,人生最悲涼的事,是母親掃兒子的墓啊。

cec88654bf565d4781f739d6a480436b.jpg

兒女回家後,終究只會剩下我跟你而已,你走了,我也沒有活下去的力氣。一輩子吵嘴,或是誰對誰曾經的背叛,到了這個年紀,也只會在幫你拿毛巾的時候,雲淡風輕的告訴你,其實那天晚上我有去找你喔.........當你在那個女人的家裡。

歩いても.jpg 

媳婦回家的路上,跟良多說:" 我們下次還是當天來回好了。"

沒辦法的,就像母親也跟良多說:" 這把年紀了,不想再跟外人住。" 她指的是女婿,而且對於女婿說要修理磁磚,卻吃飽睡飽就走人的行為叨念許久。

橫山家,是誰的家呢?這些重疊的家庭,誰又該對誰作誰想要誰做的事呢?

 

日迷奧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