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家裡沒有裝 cable 電視後,在工作室兼住家工作的戶長開始了他的廣播生活。

所以常常陪著我們吃早餐的是陳鳳馨的聲音、中午偶爾帶便當回家餵食時、也會討論一下鄭村棋老師今天又批判了誰? 晚上也一定會討論我的學長陳輝文今天是不是又發火了。

然後有一天,在我忙著煮晚飯的時候,戶長如往常一樣站在廚房門口跟我聊天,忽然提到他那天聽到廣播節目介紹一個演唱會,他覺得很不錯想要去看。邊忙煮飯邊虛應故事的我,當下只說好啊,我去買票,但事後想上網訂票時只記得好像跟原住民有關,也聽到幾個好像有點熟又不是太熟的名字,比如說陳建年、巴奈等人,結果這到底是個什麼表演節目根本搞不清楚。

還好,奧桑什麼都不精通,倒是很習慣用 google 查東西。所以就用這幾個關鍵字 " 原住民 陳建年 巴奈 ",查到了原來戶長所說的這個節目是 2010 台灣國際藝術節的相關表演節目之一: " 很久沒有敬我了吧你 ",而且這也是國家交響樂團 (NSO) 及駐德指揮家- 簡文彬先生首次跟台灣原住民音樂結合的表演節目。

12658.jpg

誠實的說,奧桑一直對原住民文化非常陌生,平時也沒有特別想要進一步了解的興趣,生平只買過巴奈一張 CD,但是其實也已經塵封已久沒在聽了,但是這次的表演既然是戶長主動說想看,周五晚上一起看表演也可以當作是夫妻二人偶爾的小約會,所以奧桑以使命必達的精神,早早在元旦左右,就上網把票都訂好了(台新卡有打點折)。雖然不是訂了最高價的票,但是也算是選了挺前面的座位(因為這表演的票價比起那些外國大牌真的是便宜太多了)。然後奧桑高興的想,這件事情既然這麼早就搞定,也就可以安著一顆心,高枕無憂的過新曆年。

結果後來真的是太安心了,安心到把這件事從頭到尾給忘了,一直到要去香港的前幾天(也就是已經到了二月初),奧桑才猛然發現曾經有過訂票這件事,滿身冷汗(因為也忘了表演日期,深怕已經完全的錯過了啊) 又翻箱倒櫃的把信箱裡信全都翻出來一遍 ( 現在才知道仗著 gmail 容量大不刪信也是有缺點的,因為不記得日期的話就找不到信啊 )。還好上帝有保佑,2/26 的表演時間還沒過,這才開開心心的出發去香港 (又開心的安心了),但是這次有記得要在唉鳳的行事曆上記著 " 去 7-11 ibon 取票!! "

總之,又過了一個農曆年之後,終於表演的當天到了,奧桑拿著初次使用 7-11 ibon 的取票功能拿到的二張票 ( ibon 真的很方便喔,可以取票之外,還可以用票劵享有星巴客買一送一跟摩斯漢堡買漢堡送蒟蒻的優惠耶),跟戶長一起搭公車前往國家音樂廳。非常有緣的,奧桑居然在公車站碰到氣質逼人兼美艷動人的胡大作家慧玲小姐,她居然也要去看同一場表演耶,真的,不愧我們大家都是很文藝很有靈性的青年啊!!! (咦,奧桑你忘記你是被逼著去的嗎?)   

所以,一路上我們邊聊邊繼續往國家音樂廳前進,昨天晚上涼風習習,真是個看表演的好天氣!

iphone 080.jpg 

我們到達的時候大約七點 (節目從七點半開始),驗了票進了門後,在大廳有導聆的節目。我跟戶長臉皮薄,怕丟臉,所以躲在角落測試我們唉鳳的靜音功能,接著我們也不想急急忙忙找位子,為了早點坐定,就先去找位子了。

iphone 175.jpg

沒想到,奧桑買的位子真的超前面的啦,居然是從前面數起來第四排耶。為什麼買的時候沒有發現呢? 我也不知道耶,總之我就是個很不求甚解的人啊,而且這樣到了現場才發現 " 挖,怎麼這麼讚!! " 不也是很可以有意外的驚喜感嗎? 哈哈!!

節目開始前,NSO 的團員陸續進場了,其實我跟戶長對 NSO 及 簡文彬先生這樣的組合,是有一份特別的感情的,曾經有一年,我們因為種種原因,幾乎當年的每一場 NSO 音樂會都去聆聽了,而那一年簡文彬先生正好擔任 NSO 的音樂總監,所以奧桑也有緣私下與簡先生見過面 (簡先生不可能記得我,但是他本人還蠻害羞的喔)。總之,當我跟戶長看見團員們帶著樂器陸續進場時,有幾個很熟悉的面孔,還讓我們像粉絲一樣對他們指指點點的: " ㄟˊ,你看,首席好像變胖了。 "、" 對啊,那個長笛手的髮線也有點稀疏了捏。"、" 你看你看,我同學還在!! (奧桑有一個小學同學在 NSO,但奧桑始終不敢跟她相認。) " 畢竟我們認識 NSO 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啊,看看我們,五年之後也已經是肚突髮灰,他們又怎麼可能完全不變呢?

想著想著,節目已經要開始了,簡文彬先生出場 (他則真的沒什麼變耶),燈光暗下來,大家屏氣凝神期待接下來的節目。

 


節目的部分,奧桑不想破梗,但是可以告訴大家的是,真的很不賴喔!!

奧桑有很感動、很開懷大笑、很享受、又很激動的片刻,沒想到我們台灣的原住民捧油,真的是這麼可愛又有才華!! 完全沒有無法欣賞的門檻,也沒有非要有什麼基礎才可以理解的深奧,就是很單純的,很直接的,帶著一顆開放的心,去享受原住民捧油有如天籟的歌聲就好,真的,超超有天賦的歌聲啊!!

現場爆滿的觀眾,每一個人都沉浸在美麗的歌聲裡,久久無法自己。最後這場首演,熱情的觀眾讓表演歌手們安可表演了二次,第二次即興的 "普悠瑪之歌",更讓觀眾們全都瘋狂了。台上台下都唱成一片,HGH 成一團,我想,表演的歌手們一定也很感動吧! 第一次把部落的歌曲帶到國家音樂廳來,大家可能都有點忐忑不安,不知道這群白浪們會用什麼眼光來看待我們? 沒想到音樂無國界,藝術沒邊境這件事情真真實實的驗證在昨晚的國家音樂廳了,觀眾的熱情,應該也融化了表演歌手們的緊張與不安,今天的第二場表演應該更得心應手了吧。

各位朋友,明天的最後一場,聽說還有特別節目喔!! 不知道明天的這一場還有沒有票劵可搶? 有眼光的捧油,如果有搶到這末場的票,真的是恭喜你啦!!

若是有加演,大力推薦大家一起去體驗這一場 " 又笑又感動 " 的音樂盛會。

 


又來一條分隔線,是要抱怨一下昨天帶著小孩去參加這場表演的那對父母。我對小孩到底是不是可以參加這場表演沒有興趣爭辯 (中場休息時間我刻意查過我的票,上面寫著 " 非親子節目,身高110 以下孩童不得入場。 "),但是如果你決定帶著你的孩子來這樣的音樂會 ( 這真的不是一般演唱會 ),請事前確保你的孩子不會造成別人欣賞節目的權利好嗎? 上半場坐在奧桑正後方的這孩子,節目一開始沒多久就大嚼特嚼他的口香糖,並發出 "嘖嘖嘖" 的聲音,非常非常干擾人 ( 至少我被干擾的很嚴重),更不用提他動不動就問 " 他說什麼? 那在幹嘛? 他是誰? "。奧桑幾度轉頭用眼神 " 示意 " 他,但沒想到他並不以為意,在我們眼神相會的二秒間,仍然持續的 " 張嘴大嘖"。最後我只能非常沒有風度的告訴他的母親 " 你可以請他吃東西不要發出聲音嗎?" 。在奧桑作出這種帶了情緒的反應後,情況的確改善了很多,但是奧桑看表演的心情卻被大大的影響了啊,我並不想要看表演的時候還生氣啊,我也不當想糾察隊員啊,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不公平耶。

請各位做父母的為我們這些單純想要看節目的人想想好嗎? 我們並沒有天天被訓練面對小孩的難纏,聽這些不悅耳的聲音也無法充耳不聞,如果你也無法控制你的孩子,請在家多多溝通之後再決定是否適宜出席這樣的場合。不然,下回我也想帶我的貓參加音樂會,請妳們也要接受牠。

 

 

 

 

 

  

創作者介紹

日迷奧桑

日迷奧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ate
  • 哈囉奧桑:

    雖然不是所有的小孩都那樣, 但足以影響我不喜歡小孩了.
    (家長要負極大的責任!)
  • Dear Chate,

    我自己沒有小孩,所以每次批評人家的小孩總是心裡再三反省,希望不是我們這種沒有小孩的頂客族不懂人家作父母的辛苦,而說出來的外行話。

    我理解父母真的很辛苦,有時候小孩真的就是很難約束,但是有一次搭高鐵去台南,坐在我跟戶長的後面的小孩一直踢我們的椅子,又不停哭鬧喊叫,我們二人也只能一路忍耐、安慰對方,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再忍耐一下。不過同時我也注意到他的媽媽看起來好像沒有我們這麼痛苦?說真的我不懂為什麼,是習慣這樣分貝的噪音了嗎?是覺得有個生物一直不間斷的動來動去真是件有趣的事嗎?還是一旦有了小孩整個生理機制就會重新被設定?

    你還年輕,未來還有機會為人父母,希望我不是讓你不敢生小孩,而是讓你決定未來要好好的教導你的小孩,讓他更懂得尊重別人。

    奧桑

    日迷奧桑 於 2010/03/02 14:52 回覆

  • 蕾蕾
  • 我收到妳寄給我的東西了
    好感動呢
    謝謝妳~
    ^^

    換我傷腦筋該回什麼給妳了
    呵~
  • Dear 蕾蕾,

    真的不要刻意喔,妳知道我的,不喜歡太刻意的事情。

    有緣份拿到朋友的心意,也剛好可以跟你分享,只是這樣而已喔,不要太放在心上。

    希望你喜歡,跟家人一起分享,一起有一段美麗的時光。

    奧桑

    日迷奧桑 於 2010/03/02 14: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