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北海道,真不能只是用一個冷字形容啊,而應該要在冷之前加上強烈的副詞來表達,比如說:「超級冷」、「夭壽冷」、「真他媽的冷」...

不過,在北海道待了幾天之後,我們發現曾經在第一天晩上從札幌站走向飯店忽然通過一段無暖氣的走道時(不能說是室外,不過無疑是段蠻通風的走道),我與戶長對溫度急降的衝擊,居然在第四天晩上經過同一地點時,身體與心理都整個適應過來了。原來,人類真的是有潛力的,大家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啊。(這是什麼爛結論,摔筆)

不過,正確來說,適應的部分應該是:「對於二月的北海道,室外如同冰箱冷凍庫、室內無暖氣則如同冰箱冷藏室般的冷,視為理所當然。」但是,我想沒有人敢誇口說:「唉呀這真是小 case,一點都不冷呀。」因為,有圖為證,在札幌站的候車大廳,就連當地人也是需要挨在超大暖爐旁邊取暖的啊。

就算臉都被烘得快長出曬斑了,手也乾燥的像片枯葉,我們還是需要這暖爐散發的熱度與能量,支持著旅人們或長或短的北海道人生啊。




從我的 iPhone 傳送
http://pic.pimg.tw/maureen127854/1332750009-2829309853.jpg

日迷奧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