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晚上,我跟戶長去聽了一場音樂會,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場非常棒的音樂會啊。

張相片

這場音樂會是由指揮大師祖賓梅塔(Zubin Mehta) 率領首度來台的佛羅倫斯五月音樂節管弦樂團 (Maggio Musicale Fiorentino Orchestra) 共同演出。其實在演出之前,我並不認識祖賓梅塔,也沒聽過佛羅倫斯五月音樂節管弦樂團,但是自從去年偶然決定欣賞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與聖彼得堡愛樂合作的跨世紀永恆之夜音樂會(下圖)之後,我深深折服於那場指揮大師跟經典交響樂團合作的完美表現,也赫然發現只要是有台灣進口車商或錶商贊助的音樂會,大概都可以確定有一定的水準表現。

 


所以,在還沒確定我的日本之行被迫取消之前,我就特地為了要參加這場音樂會,把行程安排在 3/26 從日本回台灣,這樣我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天,然後在 3/27 晚上專心的欣賞這場音樂會了。後來就算日本行的願望不能實現,但還好我還有這場音樂會啊~~~!!

當天晚上,陰雨綿綿,氣溫也很低,但是我們風雨無阻,戶長從新莊啟程,我則從台北出發,約好在國家音樂廳碰面。而繼上次參加酷酷嫂周小姐當嘉賓的音樂會之後,這場音樂會入口處居然也要搜包包才能進場?!可能有大官蒞臨吧,我想。其實在席間我觀察這場音樂會的觀眾,發現真的有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呢,最近特別注意女士行頭的我,也眼尖的開始看大家是拿什麼包?又是用什麼造型出現在這種音樂會上。我雖不是什麼上流社會的人,也不是貴婦名媛,但我其實很鼓勵大家參加一些正式的場合時,還是可以稍微盛裝打扮一下,一方面尊重主辦單位、表演團體,一方面也讓自己更融入這樣的社交、公開場所。雖說欣賞音樂、表演並無階級之分,而且我這邊說的盛裝其實也不是要鑽石、黃金戴滿身,皮草、柏金比高檔。但是我個人認為在台北首都圈的音樂會,如果只記得不著短褲、涼鞋其實已經不夠基本,甚至連球鞋亦不適宜。最好的狀況是:男士穿件西裝外套,女士以裙裝或較正式的褲裝出席,頭髮稍有整理,鞋款以皮鞋為主,隨身物品亦要輕便恰當。明明座位已經不甚寬敞,如果大包小包的來聽音樂會,自己困擾,也造成別人不方便啊。

說遠了,總之,音樂會挺準時開始,有了之前聖彼得堡愛樂的美好經驗,我對義大利的交響樂團還挺有興趣的,不知道他們這種比較樂觀、隨性的民族,跟俄羅斯的紀律,整齊劃一特色比起來,又能給我們什麼驚喜?

樂團調完音後,年紀不算太小的祖賓梅塔登場了,先拿了麥克風講話,這倒挺新鮮,過去總是直接開始的,不過也虧他的開場說明,因為我沒想到這場音樂會原來是有些涵義的,首先,梅塔說明因為今年是義大利統一150週年,舉國歡慶,因此音樂會曲目也都特別安排最能代表義大利的威爾第歌劇音樂(後來我發現原來佛羅倫斯五月音樂節管弦樂團本來也就是拿手在歌劇的演繹,之後的演出我們也認為在歌劇音樂的表現上是最到位的)。此外也為紀念馬勒逝世100週年,樂團將首演「巨人」交響曲原創五樂章,為樂迷呈現「巨人」交響曲恢弘格局。

最後,祖賓梅塔說到,為了幫日本及南亞地震災民祈福,他特地要演奏一曲巴哈的 G 弦之歌,並請大家演奏完不要鼓掌。接下來就開始演奏,音樂一下,我都快哭了,好棒啊,而且想到日本的這場災難,真的好感動又心痛。這首 G 弦之歌就是下面這首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的曲目,雖然現場的大師加名團的演出非同凡響,但是可以邊聽邊想像一下現場的情境,應該可以理解我當場的心情。

 

之後開始演奏上半場的威爾第歌劇曲目,首首悅耳動聽;而且比較起來,反而我跟戶長都覺得下半場的馬勒還不如上半場的動聽悅耳呢,不愧是拿手於歌劇的交響樂團啊。

我邊聽音樂會,邊想著自己真的很幸福。可以在台灣活的好好的、身體還算健康,想吃什麼想買什麼都有能力搞定。自己也好,包括身邊的人也還有時間跟興致參加一些娛樂活動,可以有餘裕跟能力(現實的能力跟精神層面的能力)欣賞這些讓人光聽就快要上天堂的天籟,還有什麼好埋怨、不平的呢?

音樂真的是撫慰人心又提昇精神能量的無價之寶,奧桑真的好希望可以的話,讓大家都體會到音樂的美麗跟魅力。

有空的話,大家都找場音樂會去聽聽吧。

 

日迷奧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